懒癌紫音在线拖坑
湾家人
比起产粮更常自己找粮#
不专业小文手,几乎啥都产(
是个大杂食,CP是随机生产的,特杂,有意见还请憋着,虽然说了我也不会理你(´・ω・`)
近期手感%数为0,龟速写文中(
2018-03-10  

【凹凸_乙女】魔女与他(金 篇)

※其他人请戳头像哦※

*魔女集会paro(??

*大写加粗还放很大的OOC出没注意!!

*这次是金小天使的主场喔~

*私设众多注意#(这到底是怎样的世界观呢?我也不清楚了ODO)

*没头没尾段子系列

*文风不曾存在过ry

*是刀是糖自己体会#

——若能接受,以下正文——

 

〔金:血族(吸血鬼)

 《初始》

  你遇见他的时候、是在一个下着倾盆大雨日子。

  他就这么蹲坐在你家门边的地上,卷缩着身体让自己本身就很娇小的身材显得更小。

  以你的角度你甚至可以看见对方那眼中布满着胆怯的眼睛以及被大雨淋湿的身体,以及不知道握着什么东西的手。

  「我、我不是故意闯入这里的!」他看着面无表情的你,「只、只要让我待到雨停了就好了!雨停了我就能继续去找人了!拜托你了!!」尖晃晃的牙齿是”他们”的最佳代表。

  你现在才发现他手中握着的,是一个眼熟的金项链。

  ——那是你很久很久之前亲手交给友人的。

  「……」你没有说话,只是抱着手上那个装满了东西的纸袋打开了门,进了屋子。

  「……呼。」见你没有赶走他,他松了一口气。可眼底还是有着些许失落。

  「欸,小鬼,还不进来?」你探出头朝他说道,「再不进来我可就要关门了。」

  「你是秋的弟弟吧?我就是项链的主人。别让我说第二次。」

  「……嗯!谢谢你!大姐姐!!」他朝你露出了大大的笑容,一点也不像那些被形容的特别黑暗的血族人。

  「这还真是……傻死了的笑脸。」你默默低咕,「姐弟俩简直一个样…」

  你没发现的是、讲到他们时,脸上一抹似有若无的笑。

 

 《之后》

  你正在锅前调配着魔药。

  原先安静的房间随着你严肃的神情与时不时发出的绚丽魔法显得无比端庄。

  『碰!!!!!』……直到一声巨响打断了你的所有动作,甚至还使你不小心让挣扎的”材料”划破了你的手腕。

  「唔…呀……」一丝气若游丝的呻吟从不远处传来。

  「……我不是叫你、给我乖乖待在一边吗…?」你忍着一丝怒气转过头看向事发处,「金!!!」好吧,或许也没忍住。

  「魔女姊姊……救命啊……」他被压在各种东西之下,就一只手伸了出来朝你求救。

  「哼,能被这种瓶瓶罐罐给埋住的蠢蛋八成也就你这一个了,金。」你一脸嫌弃的说着,「亏你还是个血族,说好的反应神经迅速呢?」虽是嫌弃,但你还是施了魔法将他身上所有东西给放回原位。

  「欸嘿嘿……谢谢魔女姊姊……」脱困的他站直身子向你道谢。

  当初那个矮不隆冬的小鬼都跟你一样高了,时间过的真快。

  「然而脑子还是一样笨……」你转回身子小声低咕,然后将手中的”材料”给丢进锅里。

  你看了眼在丢入”材料”之后变色的锅子。嗯,没炖过头,能成。

  「嗯?魔女姊姊你说什么……哎!你流血了!」朝你走来的金在看见你手腕上的伤口时一瞬间苦了脸,「要快点处理才行……」

  「紧张什么?流这么点血又死不了。」你撇向他那张逐渐变调的脸,主动将受伤的手朝他伸了过去,「吶,交给你了。」

  「欸…?你、你说什……」

  「血族的唾液有促使伤口愈合的药效,可别跟我说之前教你的都给忘了啊?」你看他一脸想喝又不敢说的表情,一副冷淡的样子,「要喝就快,不然我可自己处理了。」

  「我我我、我要!我要!」像是怕你反悔似的,他一把就抓住了你的手腕往唇上放,随后细细的舔吻着你的伤口。

  ……魔女姊姊的血、好甜……

  ……可是…可是……要是魔女姊姊也向姊姊一样、突然……

  「魔女姊姊你、不会突然不见吧?」

  「那还用说?我可是还要把秋给找回来骂一顿的。竟然丢了个小麻烦给我,欠修理。」

 

 《最终》

  对金来说,最忘不了的事情就是在那个与你相遇的雨天。

  你在提到他的姊姊时脸上的那一抹似有若无的笑容深刻的刻在他的记忆里。

  他也想让你露出那样的笑容,淡淡的、浅浅的、可是却比什么都耀眼的笑容。

  所以他很努力很努力的想帮上你的忙……即便多数来说都是搞砸的。

  「不过这次我可是完美的帮上忙了!魔女姊姊会开心的吧!」成功的将你摆在篮中准备拿去市集卖掉的药品全数卖光的金跳着小跃步,慢慢的走回你们的家。

 

  这次成功的完成魔女姊姊交代的任务了!她会不会觉得高兴呢?

  如果啊、要是可以的话,能看见魔女姊姊的笑脸就好了。

 

  「魔女姊姊——我回来……了?」然而映入在他眼中的,却不是那个你与他充满温暖的小木屋,而是一片的废墟残骸。

  屋外的药草园到处都有着火烧过的痕迹,小木屋被破坏的乱七八糟。

  而让他失控的、是被一群穿着白衣教服的人给拖行出屋的、满身伤口的你。

  「什……?!!」

  「邪恶必须受到制裁!」其中一位教徒说着,「魔女啊!你就用你的死,向神忏悔吧。」

  「神明大人会为我们的行为而感动吧?」

  「啊啊、主啊……神明大人……」

  「『我们将献上魔女的性命作为祭品,』」

  「『请保佑我们一世丰饶。』」

  听完了一切的金瞪大双眼,手中的钱带也因错愕落在地上。

  「『嗯?』」听见声响的教徒们纷纷转头,看见了金。

  「……啊?你不会是魔女的奴隶吧?」其中一位教徒看着金说道。

  「真是可怜……」

  「已经没事了,我们打倒魔女了喔。」

  「邪恶的魔女已经不会再威胁你了,你自由了。」

  「回去你的家吧,主会保佑你的。」

 

  家?他的家?

  自从姊姊离开之后,他的家就只剩这里了啊。

  他要回去哪里?他能去哪里?

  他不要离开你、他不要啊……

 

  「是你们……都是你们……」愤怒的金握紧了拳头,一股力量开始从他的体内缓缓涌出。

  「『什、什么?!』」

  「都是你们毁了我的家!是你们!!」他的发色开始转白,眼中的蔚蓝慢慢染红,「我们明明都没做错什么事!然而、为什么?!」

  「为什么要、一次次的针对我们啊啊啊————」

  黑暗的气息包围了他,袭向了周围的教徒们。

  「『啊———』」

  「把她们还给我!把她还我!!!」

  「把魔女姊姊还给我啊啊啊啊————」

  金杀掉了所有人,毁了教堂。

  他抱起了你、来到了一处连他也不清楚到底是哪的废弃遗迹里治疗了你的伤口。

  你曾经跟他说过你不会死,只是为了重复生机、必须沉睡一段时间。

  「魔女姊姊……你说过你不会不见的……」

  「我不会再调皮了,我会乖乖的……我现在已经很厉害啰……」

  「所以啊、」

  「能不能在醒来后、对我笑一个?」

 

———Fin———

评论(6)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