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紫音在线拖坑
湾家人
比起产粮更常自己找粮#
不专业小文手,几乎啥都产(
是个大杂食,CP是随机生产的,特杂,有意见还请憋着,虽然说了我也不会理你(´・ω・`)
近期手感%数为0,龟速写文中(
2018-03-20  

【凹凸_乙女】魔女与他(丹尼尔 篇)

※其他人的篇章请点头像※

*魔女集会paro(??

*大写加粗还放很大的OOC出没注意!!

*此篇为丹尼尔大大主场……特别OOC真是对不起TTTT

*私设众多注意#(这到底是怎样的世界观我也不清楚了ODO)

*没头没尾段子系列

*文风不曾存在过ry

*是刀是糖自己体会#

——若能接受,以下正文——

 

〔丹尼尔:翼族〕

 《初始》

  晴朗的午后,就是要优闲地度过才对。

  泡上一杯茶、搭上合适的茶点,慢悠悠地看着其他生物的时间流逝。

  ——本该是这样的。

  可惜,就在刚才,森林里似乎发生了意外,那群胆子小的精灵们便通通都涌到了你家门前请求你去一探究竟。

  这就是你现在身处于森林中心深处的原因。

  就决定等会拿几颗圣树果实当报酬了!!

  你气呼呼地想。

  「……嗯?」来到事发地的你挑起了眉,「啊啦啦,这可真是……」

  被落石砸烂的马车、遍地的血迹与残尸,以及散落一地的货物。

  以及,伤痕累累、坐在不远处的翼族人。

  那可是翼族,被称作天之使者的翼族。

  听见了动静的翼族人转过头来看着你。

  他有着一头偏灰的白发、长发似乎是因这场意外而显得凌乱,灿金色的双眸略带讶异地看着忽然出现的你,背后那对大大的翅膀是”他们”的代表,以及双手双脚以及脖颈皆有着镣铐——

  ——那可是奴隶的象征。

  「这可真是、意外吶。」你看着面前的翼族少年,勾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看样子偶尔管管闲事、收获也是不错。

  「一个落单的翼族人?这可是比那些精灵什么的还值钱的多啊。」

  「所以、你打算把我卖掉吗?」翼族少年开口问道。

  「那可不,你现在这副又瘦又脏还满身伤的鬼模样可没有什么好价钱。」你说。

  「选择吧,少年。」你的笑意满盈,「是乖乖的跟我走、待在魔女手下乖乖做事;又或是、宁可就这样待在这里枯朽至死?」

 

 《之后》

  有了个手下的感觉挺不错的。

  偶尔还可以教教他魔法让他帮上你的忙,然后自己跑去小憩一会什么的,也是挺好。

  只要他别一而再的打扰你的”趣事”的话,是还不错的。

  「啧,」又一次的被打断了动作,你很不开心,「丹尼尔,你干什么?」

  你当初捡回来那个又瘦又脏的家伙,如今已经长的比你高了,甚至还有再往上长的趋势。

  长这么高做什么?搞得好像你才是被捡的小孩一样。

  翼族人发育都这么好的吗?!好生气喔!!

  「让我事后不要收拾麻烦。」他低头看着你说道,「做饭这种事,我来就好。」

  是的,你喜欢在闲暇时候研究各种料理及魔药。

  魔药的研制,他不怎么会阻止你,甚至还会帮你找药材。毕竟你的失败率用手就数的出来了。

  但是只要你站在炉子前,他就一定会打断你的动作。

  「嗤,做个饭又怎么了?」你不满道,「我做的饭又不是不能吃,你又不是没吃过?以前吃假的是不是?」

  「但是事后、状态很惨烈。」他还是那抹微笑,「况且,卖像也不佳。」

  ……看着真想揍。认真。

  「再用干净不就好了?」不就只是过程惨烈了那么一点而已吗?简直像防贼一样防着你做菜。

  「波及范围不只厨房,还有大厅跟很多你的书籍和物品。」

  「……」

  好吧,似乎不只一点。

  「呿,」你放下手中的勺子,「不做就不做。」不满的转身走出厨房。

  「说的好像没你我就很惨一样……」小声逼逼……

  「事实上,在我来之前,好像真的、挺惨的。」他的声音传了过来,「我说的是屋子凌乱。」

  「……闭嘴!做你的饭!!」

 

 

 《最终》

  贪婪的人类为了精灵的秘宝而闯入森林。

  比起人类的骁勇善战,爱好和平的精灵们根本不是对手。

  他们向你求救,你答应了。

  于是你出手、施法将人类赶了回去。

  没想到无法再找到精灵据点的人类们将矛头指向了你,以讨伐黑魔女的名义。

  「啧……」魔力渐渐耗竭的你握着魔杖,看着将你重重包围的人类军队,「真是……还有多少啊?真麻烦。」咋了下舌,你又挥舞魔杖释放魔法。

  早知道就不要婉拒精灵他们帮忙的请求了……

  森林被放了火,为了确保精灵们以及其他生物的安全,你让丹尼尔带他们离开,自己则是留下来与军队周旋。

  但对方人数比你想象的要多出太多了,即便你是魔女,也是会累的。

  唯一庆幸的、大概就是你身上怀有的不死诅咒吧……

  你莫名的想笑,你身上最痛恨的东西现在居然成了你安心的根本。

  真特么讽刺。

  『咻——』突然,一道破空声传入你的耳中。

  紧接着,一道箭矢刺穿了你的胸口。

  「什…?!」居然还有弓箭手吗?

  「『啊啊啊——』」见你终于受了伤,面前的军人们纷纷拿剑朝你砍来。

  糟糕……

  你的行动开始迟缓,受伤了的痛处及逐渐耗去的体力使你越来越无法对付面前的人群。

  该…死……

  你在失去意识前,好像看见了那抹高大又熟悉的身影。

 

  丹尼尔赶到时,你已经昏倒在地。

  你身上的伤痕以及胸口的箭矢告诉他你在他不在的时候、一个人承受了多少。

  他大意了,他不该离开你的。

  明明知道人类是多么狡猾多么卑鄙的生物,他却还是放你一个人在这里。

  「天使!?那、那是天使!是翼族!」

  「神也为我们讨伐魔女的举动感到欢喜吗?」

  「是神迹!神迹降临了!」

  愚知的人们还在为他的到来感到欣喜。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下头的军队,勾起了往常的笑容。

  只是在那抹笑意未及眼角,只是一片冰凉。

  「人类啊,」他开口,「准备好为你们的无知、忏悔了吗?」

  他举起了手,身后、巨大的白色石槌闪现。

  「代行神旨。」

  让我用你们的死、为她的沉眠吊唁吧。

 

  结束一切的丹尼尔落至地面,轻轻地抱起了倒地的你。

  他将你带到精灵的聚集地,处理好了你的伤,将你放置在圣树之下的树床上。

  幸好,你身上有不死的诅咒。

  幸好,你不会死。

  幸好,他没有失去你。

  「你不喜欢又瘦又脏还满身伤的样子。」他看着你说,「你没弄脏、就是受了点伤,不过伤口我已经替你包扎好了。」

  「事情都解决了,已经没事了。」

  「不过你要是醒的太晚的话、就没人为你做饭了呢。」

  「所以啊……」

  总是游刃有余的翼族青年第一次露出了难过的神情,

  「你可得醒得早一些,」

  「好吗?」

———Fin———

评论(7)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