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紫音在线拖坑
湾家人
比起产粮更常自己找粮#
不专业小文手,几乎啥都产(
是个大杂食,CP是随机生产的,特杂,有意见还请憋着,虽然说了我也不会理你(´・ω・`)
近期手感%数为0,龟速写文中(
2018-05-07  

【凹凸世界玛莉苏_黑手党PARO】神话在世 _ 序

*放一篇序上来试试水温......

*现代黑手党PARO.......吧?

*私设众多注意,改天补设定

*回应不高的话大概就不继续放了

 

 

 

  「任务准备,各队长回报状态。」一道女声自各前线队长的耳机中传来。

 

  「梦魇,没有异常。」

  「魔刑,就位。」

  「雷星,就绪。」

  「凝焱,准备完成。」

  「世界树就位~」在一片冷静的声音之中,其中一道声音掺杂了些许的跃跃欲试。

 

  「『……』」

 

  「…嗯?」

  「靠妳怎么会在!」

  「呃、等等???」

  「你啥时来的?!」

  「我擦啊你怎么来了……」

  三道男声与两道女声分别说着,有错愕、有振怒、有无奈,但在话中都透露着这个疑问:

 

  “你怎么在这?”

 

  「干嘛?为什么我不能在?」那道声音透着疑惑,仿佛是觉得他们的反应太大惊小怪似的,「好了你们!目标人物即将出现,各小队随时准备支持!」

 

  「……」

  「……」

 

  「……唉。现在全员听从世界树指挥!世界树,告诉我你现在位置,我去找你。梦魇,换地方蹲点,发现杂人一律击杀。」

  「了解。」

  「听芙宁指令,各小队随时支持。第一小队跟上!」

  「老子还想玩啊靠!第二小队跟上老子!」

  「这下在下更不放心了……第三小队跟上在下!」

 

  「『……是!』」

 

 

 

 

  「这次任务还真是终于结束了……」

  「是啊是啊。虽然突然冒出什么“世界树”的……痛!」

  「闭嘴啊!那可不是什么“世界树”!」

  「就是!你想死我们可不想死啊!」

  「我说错什么了吗?!」

  「说你笨还真抬举你了,没看到前线部的大佬们还有那对暴力搭档让我们这些人听指令啊?」

  「那个“世界树”真有这么强?」

  「谁知道强不强,但是能让那些怪物听话就很不可思议了……」

  「就是啊……虽然从来都没听过这个代号…」

  「说完没啊?」经过对讲机从头听到尾的芙宁终于开口,「看样子还挺精神嘛?那就趁机来个加强训练,如何?」

  「现在开始被我点到的,能撑过我讲的三个事迹还没崩溃的,我就放过你。」

  「至于没过的嘛……呵。」

  她的这一番话,吓得一群小队员脸都青了。

 

  「吗啊!!芙宁大大我错了———」

  「刚刚说话的绝对没有我……芙宁大人求放过啊!!!!!」

  「芙宁大姐不要啊————」

  「大人啊求饶过!!!!!!」

  一群人此起彼落的哀号着,想藉此求对方放过自己。

  拜托人家可是一个久至刚出生的状况新至你昨晚在房里打了几次手枪都知道的情报部部长啊!!!!

  要让这种人一个个把自己的“事迹”当众点出来??

  先一枪把自己崩比较快啊————

 

  「哼。」芙宁不屑的哼了声,「够了,都闭嘴。全部给我在三分钟内至指定地点集合完毕,敢多一秒就等着回去继续训、练。」

  「『是!』」

 

  切断了跟底下小队的通讯后,芙宁就听见耳机传来了另一人的话。

  「呵,蠢樱花。你以为这样堵住他们的嘴就能否认你暴力这回事了?」

  「雷狮你是很想再一张私人照被外流是吧!?」

  芙宁,真名“甜樱”的情报部少女气冲冲的回道。

  「靠,老子不是上次才炸了你的终端?!你他妈怎么还有!」雷星,本名“雷狮”的前线部少年语气危险的问。

  「终端数据我当然有备份!怎样?略略略!」甜樱不怕死的顶了回去。

  「反正你也电不到我……操!你特么为什么还能隔空让耳机漏电?!」耳尖忽然被细小电流电了一下的甜樱喊道。

  「为什么老子不能?蠢樱花你这阵子是真的皮痒了是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另一道清澈的笑声也自耳机另一端传来。

  「干!丝你别笑了快阻止你大哥!事成照片我发一份给你!」

  「成交。」梦魇,真名“丝法尔”的少女在瞬间答应了搭档。

  「……」雷狮无语,「你们是忘了当事人还在听着是不?」

  「没啊,我故意的。」甜樱说的理直气壮。

  「………」

  「好了,两位小姐你们该停了。雷狮,你也是。」凝焱,真名“安迷修”的青年开口制止了他们。

  「『是——』」

  「哼,不过是个傻子骑士,有什么资格命令本大爷?」

  「雷狮你找打吗?」

  在雷狮与安迷修吵起来前,一道声音插了进来。

  「好了啦!你们!再吵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了!!」世界树,真名“星痕”的娇小少女跳出来说道。

  「『你才够了好吗!』」结果没想到在她说完后,一群人瞬间反驳道。

 

  「老子才想说你呢!没事跑出来做什么!?好好待在帮里不行吗!」

  「首领这次真的是您的不对,等会路上请好好解释。」

  「不要想跑。」

  「星痕你这次可是差点吓坏我们了。」

  「我已经向维姐报告完了!星痕你等会乖乖跟我们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还想跑去烈斩他们小队的任务地点!」

  一群人义正言辞的说着。

 

  「咿……」星痕一脸委屈的看着就站在自己身旁的甜樱。

  「这样看我也没用!等会由银爵雷狮护送你回去!」又一次被抢了大型任务指挥权的甜樱双手环胸说。

  「……芙宁,小队集合完了。」魔刑,真名“银爵”的前线部青年开口。

  「哦?集合完啦?」甜樱看了一下时间,「很好,不多不少三分钟。丝,你过来看着星痕,我去下命令。」

  「好的嘞!」下一秒,一名短发少女便出现在甜樱身旁。

  「丝你是从哪冒出来的……」见对方瞬间出现,星痕无语。

  「嗯?我一直就蹲在上面啊?从甜樱过来的时候。」

  「……丝你潜伏能力真的越来越好了。」

  「谢谢,大哥教的。」

  「……好哦。」

  「得,星痕你快别说了。」对小队下达完指令的甜樱转过身翻了个白眼,「她现在武力值是天天蹭蹭蹭的往上飙,谁知道那头狮子都教了他些什么……」

  「我怎么着?……靠!」

  「!」由于雷狮突然出声而吓一跳的甜樱二话不说就是一记手刀挥了过去,快狠准不带犹豫。

  「樱花你他妈是真的想被老子宰了是吧!!」急忙挡下甜樱手刀的雷狮气的大吼。

  「…………你吓到我了,雷狮。」发现是自己人后甜樱停下动作。

  「这么容易吓到,看样子你工夫也不到家啊。」雷狮嘲讽。

  「卧操!你无声无息出现在别人身后不吓到才有鬼啦智障!」那只还被雷狮抓着的手改了姿势比出了中指。

  「好啊你、臭樱花。皮痒了是吧。啊?」额冒青筋的雷狮将甜樱那只比着中指的手越握越紧……

  「靠靠靠臭狮子会痛会痛啦啊啊啊啊啊我错了对不起马的手要断掉了啦————」

  「好啦好啦!不是要回去了吗?」看戏看够了,星痕才决定出声。

  「得救了……银爵,星痕就拜托你了。臭雷狮快去跟上!!」终于挣脱雷狮摧残的甜樱说道。

  「啧。」

  「在下都快吓死了……」心很累的安迷修叹了口气。

  「欸嘿嘿……哎等等等等等?!!银爵你捆我干嘛!!???」看着银爵使出能力缠住她的举动,星痕面露惊恐。

  「……你会跟雷狮打起来。」银爵一脸淡定的陈述。

  「我才不会——」

  「银爵大大捆好她!免得她又想溜掉!」甜樱率先打断星痕的话,「丝,走吧。去搜集后续情报……安迷修,部队交给你了。」

  「了解!」

  「在下明白了。两位小姐记得小心安全。」

 

  『任务结束。评价:SS』

 

  不宁之夜,拉上了序幕。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