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紫音在线拖坑
湾家人
比起产粮更常自己找粮#
不专业小文手,几乎啥都产(
是个大杂食,CP是随机生产的,特杂,有意见还请憋着,虽然说了我也不会理你(´・ω・`)
近期手感%数为0,龟速写文中(
2018-09-06  

【凹凸_乙女】魔女与他(卡米尔 篇)

啊、遲到了......能當現在還是9/5嗎((((((((

要打工不能趕稿啦TTTT

呃、依舊爛尾,大家將就看吧(((((((((

*其他人的篇章請點頭像*

【凹凸_乙女】魔女与他(卡米尔 篇)

*魔女集会paro(??

*大写加粗还放很大的OOC出没注意!!

*这次是卡米尔主场

*私设众多注意#(这到底是怎样的世界观我也不清楚了ODO)

*没头没尾段子系列

*文风不曾存在过ry

*是刀是糖自己体会#

——若能接受,以下正文——

 

卡米尔:半精灵

 《初始》

  今日的森林不太平静。

  凌乱吵杂的脚步声,谁与谁低声交头接耳,落叶与杂草再度被践踏,发出了不小的杂音。

  一小群士兵似乎是在搜索着什么似的,四处张望着。

  不远处,一名有着黑色短发的小孩子正蹲在一棵树的后面,一双蔚蓝色的眼睛正警戒的盯着那些离他不远的士兵。

  那些士兵似乎并没有发现到那个孩子,高喊了几声后就准备要撤退。

  见状,孩子松了口气,将揪着衣领的手放下……

  『嚓!』被小手压住的落叶发出了突兀的声响。

  「!在那边!」听见声响的士兵一致的朝声音的方向冲去。

  被发现的孩子立即朝反方向跑去,但不久后就因地上突起的树根而跌倒在地。

  短短几秒的时间就够士兵将一个孩子团团包围。

  被包围的小男孩缓缓后退,直到自己的后背抵上了树干。

  锐利的剑尖与枪尖对准了他。

  「你已经逃不了了,死心吧!」为首的士兵朝孩子这么说着。

  「……」眼看没有机会逃脱,小男孩的眼中充满着不甘。

  就在剑即将砍到他的那刻,一道声音打断了众人的动作与思绪。

 

  「……欸,我说,你们是人类的雇佣兵吧?可以不要打到别人家的面前来吗?」

 

  闻言,士兵们手一顿,纷纷转头朝声音来源处看去。

  那是一名身穿深色鱼尾礼裙的女子,她就这么站在一栋凭空浮现在众人眼前的房屋门前,双手环胸的看着他们几人。

  「……喔?」看见了被包围的孩子,你挑了下眉,突然的笑了。

  「这可真是罕见……」眨眼间,你站在了士兵与小孩之间,「没想到现在居然还有半精灵的存在?」你俯下身,伸手抬起了孩子的脸瞇眼观察。

  「长的也挺标致……欸小子,给你个选择吧。」你站起身看着他,说出的话有如蜜糖般诱惑着他。

  「是要和魔女签下契约,将一生奉献给魔女。还是就这么无力的、不甘的死在这里?」

  「你要,选哪个呢?」

  「……我和您走。」清脆稚嫩的声音从孩子的口中传出。

  「很好。」闻言,女子笑了。

  语毕,你站起身,伸手一挥,狂风将在场的人全数包围。

  待狂风静止后,留在原地的只剩下男孩、你、为首的那个士兵、

  以及散落一地的衣物与物品。

  数名的士兵就这么的凭空消失,留下了一地的衣物品。

  「回去告诉你们的雇主,」你转身,踏着优雅的步伐来到了仅剩的、瑟瑟发抖的士兵面前,居高临下的说着:

  「这孩子,我,咎雾森林的魔女大人要了。」

 

 《之後》

  「哎呀,从森林外围过来市集这里不容易吧,辛苦你了呢。」蔬果摊的老妇人边结着帐边和你说着,「药剂师小姐。」

  「还好,路上也没有什么野兽,不怎么危险。」付了钱,伸手接过纸袋的你微笑着说。

  「不只啊小姐,都谣传说森林里住着黑魔女呢。」老妇人夸张地说,「眨眼就能毁掉城镇的巫术啦、拿小孩炼制的秘药啦什么的,可可怕了呢。」

  「但是,魔女也没有伤害过镇里的人吧?」你说,「说不定是个不想露面的魔女呢。」

  「这么说也是啦……不过还是小心为上啊,小姐。」老妇人说,「就算森林的魔女没有危害,不代表森林附近就真的不危险啊。好久之前才传出有雇佣兵在里面失踪的消息呢。」

  「那个啊……算是他们自由咎取吧,呵。」你悄悄地笑了声。

  「嗯?小姐你说了什么吗?」

  「没有喔,您应该是听错了。」你朝老妇人笑了笑,随后伸出空着的一只手理了理身上的斗篷,「我们会注意的。」

  「你们的药剂真的很好用呢。可惜小姐,你的学徒似乎不怎么喜欢这里?」老妇人看着站在你斜后方跟你同样身披斗篷的少年这么说,「每次你们到镇上都没听见她说几句话。」

  「这个啊……我家徒儿怕生,到人多的地方他紧张。」你随口打哈哈的说着,「那么,我们就先走了。再会。」

  「再见啊。」

 

  「好了?」身披斗篷带着兜帽、穿着白色衬衫与暗色吊带裤与膝上袜皮鞋的少年在你靠近后问道。

  「嗯,东西都齐了,走吧。」你将一些比较轻的纸袋塞到了他的手上,自己则提着一篮装着较多东西的篮子走着。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少年说,「比较重的东西请让我来拿吧。」

  「得了吧,卡米尔。在我眼里你跟那些小崽仔也没差上多少。」你看着他透着不满的蓝色双眼说道,「再说,你这瘦不拉基的样子是能拿多重?」

  卡米尔,那是你在好几年前因一时兴起而收养的半精灵的名字。

  是的,你便是传闻中的那个、邪恶的黑魔女大人。

  「……要说瘦的话,您也一样,师傅。」决定不去纠正你不雅字词的卡米尔反驳。

  「我会施法,你不会。」你一句话将他堵了回去。

  是的,虽然作为魔女的学徒,可你却从没教过卡米尔任何魔法相关的事情。只有简单的跟他说了些魔力与元素的知识,以及药剂药物的制作。

 

  「精灵亲近的是自然元素,和魔法这东西可差的多了。」你对着还年幼的他说过,「虽然只有一半,但你至少遗传到了精灵的血。就这点来说,我跟你的根本就不一样了。」

  「精灵要施法,必须先取得元素之灵的认可,透过它们的同意,才能够学习术法。当然,一开始灵也不会给你好甜头吃,凡事都是要磨练的。」

  「明白了,师傅。」还年幼的他这么回答道。

 

  「……」自知说不过你的卡米尔选择了闭嘴。

  「哎呀!」突然,一名女孩从一旁的小巷中冲了出来,撞在了卡米尔身上。

  突然的撞击使卡米尔重心不稳,好在的是他的反应快,在跌倒前就先站稳了身子。

  ……当然,也有你出手帮忙的关系。

  在他被撞到的剎那,就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轻轻的扶住了他,让他有时间反应过来站稳身体。

  在场只有你会这种戏法。

  「……看我干什么?去拉人起来。」被卡米尔盯着看的你瞥向他说。

  「……没事吧?」感受着你的温柔,卡米尔微微笑了下,随后转身去看向那个撞到他的女孩,伸出了一只手。

  「我、我没事!」撞到人的少女犹豫了一下,但还是伸出手搭在了他伸出的手上,借力站起。

  「下次别跑这么快了。」将人拉起的卡米尔看着对方说。

  「我我我、我知道了……」女孩看见因撞击而导致兜帽略为下滑的卡米尔的脸后,红着脸回道。

  「走了。」你在边上喊道。

  「嗯,再见。」他转身离去,走到了你身旁。

  「兜帽拉拉,滑掉了。」边走,你提醒他道,「这次是意外就算了,你下次最好还是别和人扯上关系。」

  「是,师傅。」闻言,他拉低了兜帽,使帽子遮去自己的大半张脸,「不过,这镇子的人也不坏。」言意之下就是可以不用太谨慎吧?

  「别太相信人类了,卡米尔。」面无表情的你说,「人类是卑鄙的,他们可以为了一个东西、一句话、一个人、一份地位,为了私心,而去伤害任何人事物,甚至包括至亲。」

  「即便不完全,可一旦你半精灵的身分暴露,雇用士兵去想尽办法都要得到你、毁掉你的人可不会少。」

  「那么您呢?」出了镇,卡米尔问向你。

  你转身与他对视。

  「您说别太相信人类。」他对你说着,「那么救下我、收养我,将我教导至今的您,我能相信吗?」

  「我吗?」闻言,你笑了一声,「信不信是你的选择,我也只是给你忠告。要信不信,在你个人。」

  「至于我,我早已不算人类。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只要诅咒还在,我就永远死不了。」

  卡米尔永远忘不了你此刻的表情。

  似是嘲讽、又像是哀伤,明明脸是笑着的,却感受不到你的一丝笑意。

  「……师傅。」看着你,他开口喊着在你接纳他后允许他唤的称呼。

  师傅,他的老师、他的姊姊、他的希望。

  他的、魔女大人啊。

  「好了,也聊够久了。」耸耸肩,你的表情又换回了原本的表情,「时间不早,该回去了,走吧。」

  「是,师傅。」

 

 最終

  人算不如天算,卡米尔是半精灵的事情还是暴露了。

  你没想到当初撞到卡米尔的那个女孩居然喜欢上了他,专挑了你们来镇上的时候找了各种理由与你们“巧遇”。

  你本来也不以为意,任着这个对你来说根本放不进眼里的小姑娘营造各种“巧遇”,就是稍微辛苦了卡米尔要想办法把人打发走。

  可你却没想到今天在你们准备离去的时候,女孩居然突然发难拉住了卡米尔的斗篷。

  连着斗篷的兜帽随着女孩的举动而滑下,露出了卡米尔的一头黑色短发与他那对与众不同的尖耳朵。

  你们现在这可还是在市集正中央,人群最多最聚集的地方。得,完全暴露了,想蒙混也不行。

  「……啧。」见状,你将卡米尔拉过来挥手施法,无视了周围人的惊呼,将你和他一同带离那个地方。

  流言那可都在传啊,森林里的邪恶黑魔女啊、有着一名半精灵的奴隶。

  而总待在卡米尔这个半精灵身边、他唤为师傅的女性只有你一人。

  这下可好,你是魔女的这件事也順帶曝光了。

 

  人类召集军队的速度很快。

  过不了多少日子,森林里就充满着来『消灭黑魔女』的勇士、士兵们。

  「嘁,一群麻烦。」不知道多少次击退了前来的士兵,你厌烦的说着。

  人类就跟虫子一样,越打却越来越多,不曾停下。

  你把还没办法得到元素之灵认可的卡米尔给支了开来,自己则留在森林中与军队周旋。

  「……差不多了……」算好了卡米尔抵达森林外围的时间后,你一道火炎向四周扫去,随后趁着士兵手忙脚乱之时转移开了那个地方。

  「……呼。」顺利离开战乱中心点的你站在森林外围的小径上松口气,「那群人应该追不过来这里……」

  ……就是可惜了森林里被你的火炎波及到的你的屋子,也算是个让你住很久的居所了。

  「之后再找个安稳的地方吧……」

  『沙沙。』忽然,一旁的草丛传出声响。

  在你警戒的下一秒,那名喜欢卡米尔的女孩从草丛后冒出。

  「……是你?!」你有些惊讶在这里看见她,「你不该出现在这,森林里现在可都是那些雇佣兵,你在这附近很危险。」皱着眉,你警告着。

  「……」她没有说话,就这么朝你走来。

  见状,你叹了口气。

  ……她怕是来找卡米尔的吧。唉,我看等会把她记忆里的回忆洗一下算了……

  ……不对,这里跟镇上不该是反方向吗?

  你才刚惊觉,那名少女便抽出匕首将之刺入了你的胸口。

  「只要杀了妳……」女孩朝你说着,「他就能够自由了,对吧?」

  「他不该是奴隶的,他有他的选择、他的自由。他不是你的!」

  「魔女,去死吧!」

  该死………

  「大意了、啊………」你忍着胸前的疼痛将女孩挥开,但却也因突然的大动作导致伤口扩大。

  失血过多的你彷佛看见了他从一旁走出来,满脸的错愕。

  ……卡米尔,拜托你,快走。

 

  你估算的时间有些许的误差,卡米尔因为突然的雾迷失了方向,花了好一会才找到正确的路。

  然而在目的地等着他的,不是早已甩开士兵,一脸不耐的说着在慢就要先走、但却还是耐心等着他的你;而是那个拉下他兜帽、使他们落至如今下场的女孩,以及胸口插着一把匕首、失血过多即将倒地的你。

  「?!」见状,他冲了过去,接住了倒下的你。

  「你终于来了!!」见他出现,女孩开心地跑上前去,「我杀掉魔女了!你自由了!!」

  「你不用在听令于她了,来!我们走吧!」

  「就算你是半精灵也没有关系,我还是喜欢你的!」

  「……所以,你就为了这个理由,伤了她吗?」看着重伤的你,卡米尔的眼神暗了下去,眼中不再是蔚蓝汪洋,而是将一切愤怒吞噬的深海。

  「怎、怎么了?你不是奴隶吗?我是为了救你啊!」看着卡米尔的眼神,女孩慌张的道。

  「魔女本来就是该死的,她死只是刚好!这样你也自由了啊!」

  「我喜欢你,所以我来帮你!」

  「我是为你好啊!!」

  「为我好?」放下受伤的你,卡米尔阴沉沉的瞪着那名女孩。

  「那你知道,要是没有这个人,我早就死了吗?」他沉静地说着,一步一步的朝女孩接近。

  「你知道在她救下我之前,欺负我、压榨我的,都是人类吗?」

  「是她救下我、收养我、教导我、照顾我,直至今日。」

  随着卡米尔的靠近,女孩也因为害怕而腿软,跌坐在地。

  「无知自大的人类啊,为你的私心后悔吧。」站在女孩面前的卡米尔伸出手,覆上了对方的双眼。

  巨大的力道自女孩两边的太阳穴传来。

  「啊——唔…!」惊叫声还来不及蔓延,就被另一只手给掐灭。

  「安静点,她不喜欢噪音。」一手摀着女孩嘴巴,一手用力握着女孩头盖骨的卡米尔这么说着。

  几秒之后,地上只剩一个头部完全扭曲、看不清原样女子的尸体。

  「本来这个,是想之后给你看看的。」将你的伤势处理好后,卡米尔他说,「我得到灵的认可了,你不该夸奖我吗?」

  「你睡着了,奖励就等你醒来后再补给我吧。」

  「现在觉得幸好我是半精灵,有很长的时间可以等你醒来。」

  「师傅,」抱起你,他说,「等师傅醒来,我有话想对您说。」

  「……能请您尽量起的早一些吗?求您了。」

 

———Fin———

评论(5)
热度(119)